草根聲音並不弱小,你我也能改變時代。在廣州兩會開幕前夕,南都記者深入基層,傾聽民眾對進一步深化改革、改善民生的期盼,以理性的態度在紛繁的民間訴求中,選取有建設性的建議撰寫民間提案。即日起,推出南都民間提案系列報道,我們期盼,以草根的名義,發出理性的烤肉聲音,只要有料,你也能上兩會!
  即日起,南都面向廣州徵集市兩會提案,南都記者將會與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一起推動問題的解決。歡迎通過新浪微博@南都廣州 聯繫我們提交您的民間提案,提案形式可以是一個建議或者一份期待,把問題拋出來,烤肉我們一起來關註。
  民間提案01
  《關於進一步規範社會撫養費吳哥窟的使用,定期公佈社會撫養費的收支情況》
  提案人:
  陸妙卿(廣東律師,社會撫養費公開發竹北買房子起人之一)
  今年1月28日(大年二十八)晚上,千呼萬喚的廣州社會撫養費征收情況在各區網站上悄然掛出,廣州2012年、2013年征收的社會撫養費分租辦公室別為4.7億元、11.1億元。在江蘇,著名導演張藝謀因政策外生育被徵748萬元社會撫養費,也引起輿論的再次追問。巨額的社會撫養費去了哪兒?撫養了誰?是否應向公眾作個交代?
  南都記者採訪各區財政、計生部門時,有的區稱已返還街道作財力來源,有的區稱納入財政統籌用於各項公共事業,但具體賬目無一能公開。
  昨日,長期關註社會撫養費問題的律師陸妙卿向南方都市報提交了首份2014年廣州兩會民間提案。在這份《關於進一步規範社會撫養費的使用,定期公佈社會撫養費的收支情況》的民間提案中,陸妙卿列舉了廣州社會撫養費收多少、怎麼收、怎麼花都存在信息不公開的問題,容易造成基層計生部門的尋租空間,影響社會公平。
  陸妙卿在提案中寫道,應該取消社會撫養費的議價空間,根據違規情節明確征收金額。另外是否交清撫養費,不應作為孩子入戶、入學的前置條件。撫養費的追繳應通過法律途徑進行。
  她認為,社會撫養費徵、管、用方面存在的不規範和不統一,由此引發的社會不公平現象,嚴重影響社會和諧穩定。希望廣州市財政、計生部門發文對當前社會撫養費政策進行細化和規範。
  去年8月,陸妙卿與全國14名律師聯合向全國31個省級計生委、財政廳(局)申請政府信息公開,申請公開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收支及審計情況,引發輿論對社會撫養費“糊塗賬”問題的高度關註。
  社會撫養費亂象
  1
  收多少
  有彈性
  當前廣東社會撫養費收多少,是由區縣一級政府制定並執行。按照上月底最新公佈的廣州市各區社會撫養費征收標準,同樣是城鎮居民政策外生育一子女的,番禺區是夫妻雙方各征收120000元,黃埔區是145026元,從化市為21755元乘以3到6倍,天河區是35376元乘以3到6倍。記者算了一筆賬,同樣的情節在廣州“超生”,在天河區的罰款的征收基數比從化市高出61%,天河與從化罰款差額最高可達81726元。
  這是由於《廣東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在一定程度上給予了區縣一級政府在社會撫養費征收上的自由裁量權,具體認定和執行,則由鎮街一級計生部門負責。按照《條例》第53條的規定,社會撫養費的征收標準是當地上年人均收入額的3到6倍;有配偶又與他人生育的,征收6倍以上9倍以下的社會撫養費。至於具體的裁量工作,由區縣級計生部門,委托鎮街進行認定,村居委會進行協助。
  2
  怎麼收
  可商量
  廣州市民劉先生夫婦於2006年和2010年先後誕下一子一女。但由於女兒為計劃外生育,因此一直沒有上戶口。劉先生稱,在過去3年裡居委曾多次追繳社會撫養費,被他拒絕後對方稱可以“打折”。
  劉先生的遭遇並非個例。按照我國2002年實行的《社會撫養費征收管理辦法》,征收的主體是縣級政府計生行政部門,可以委托鄉(鎮)人民政府或街道辦事處作出書面征收決定。而在《廣東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中,在上述《辦法》基礎上增加瞭如下細節:“當事人一次繳納社會撫養費確有實際困難的,應當按規定向作出征收決定的單位提出分期繳納申請,分期繳納期限不得超過三年。”
  劉先生表示,當時居委會人員上門要求他繳納撫養費,並無相應文件,甚至可以討價還價,讓他覺得很兒戲。
  律師陸妙卿認為,社會撫養費征收主體呈多樣化和低級化,多由街道居委工作人員負責征收,容易造成不公平。
  3
  怎麼花
  不公開
  廣州2012年、2013年征收的社會撫養費總額分別為4.7億元、11.1億元。巨額社會撫養費究竟撫養了誰?這筆經費有無明確的使用範圍呢?
  按《廣東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規定,社會撫養費和滯納金應上繳國庫,實行收支兩條線管理,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截留、挪用、貪污和私分。但實際運作中,社會撫養費的征收由區級政府的人口與計生部門征收後上繳區財政。至於如何使用,有無明細賬目,南都記者本周採訪廣州各區計生及財政部門,但無一部門願意透露明細賬目。
  增城財政局相關工作人員表示,社會撫養費上繳財政後一般都是撥回給相應鎮街,作為其財力來源之一,由其自行統籌使用,“一般都是按原數撥回,用途上,不會定向用於計生工作,都用於基本公共服務”。
  可以肯定的是,社會撫養費最終進了各區縣財政的口袋,至於用於何處沒有一個區願意透露。海珠區一名工作人員則稱,目前並無文件要求社會撫養費的支出情況要進行公開。
  建議
  針對社會撫養費徵、管、用方面存在的問題,長期關註社會撫養費的廣東環宇京茂律師事務所律師陸妙卿認為,廣州作為全國首開風氣之地,應儘快促成社會撫養費的規範化運作,她提出四點建議:
  1.收支情況定期公開 專業機構審計
  由市財政局指導,各區財政局執行。在全市(或者至少各區)應統一設立一個征收賬戶,由當事人持征收決定自行到銀行繳納社會撫養費。
  2 .取消社會撫養費的議價空間
  當前社會撫養費的征收機制給予基層計生部門3到6倍的幅度定價空間,其中差額達數萬元,容易造成權力尋租的空間。應對社會撫養費的征收進行細化解釋,縮小議價空間,最好按不同情況明確征收金額。
  3 .決定機關與征收機關分離
  當前社會撫養費的認定、追繳甚至使用都由基層政府執行,往往出於追繳社會撫養費的便利考慮,將辦妥計生手續作為入戶、入學等服務的前置條件,侵犯了公民的權利,應通過司法程序進行追繳。
  4 .應給當事人申辯權利
  征收決議作出前應給予當事人申辯權。在決定作出前,應告知當事人並聽取當事人的陳述和申辯,其合理意見應予以採納。
  走訪
  計生部門的錢到底怎麼花?
  有計生系統人員表示,當前社會撫養費大多返還給當地計生部門用作日常經費,但由於計生工作投入相當大,往往財政還要補貼一部分。
  那麼,到底基層部門計生經費是如何投入的?南都記者試圖採訪廣州各區縣的計生部門,但無一願意透露相關情況,只是表示計生經費由區財政撥付。為此,南都記者分多路走訪,試圖從中窺探計生部門的投入。
  個案1 20萬建的計生文化廣場是臨建
  近日有讀者投訴,番禺大石地鐵站外的大石人口計生文化廣場,2年前投入20萬元建成,如今要拆除,太可惜了。
  昨日下午,記者在現場看到,該廣場占地面積近萬平方米,其長廊部分已圍起施工圍欄。據《番禺日報》報道,這個廣場由大石街於2011年投入20萬元建成,配套有計生宣傳長廊、銅雕和大理石地面廣場等。
  昨日大石街回應,該廣場土地為禮村村集體所有,2011年交大石街無償借用建成人口計生文化廣場。2013年禮村為促進經濟發展,計劃對計生廣場西側土地進行開發,目前已進行施工,但廣場不會全拆。
  個案2增城投28萬建計生主題雕塑
  昨日記者從廣州工政府採購網獲悉,去年10月,增城市人口和計劃生育局對“計生主題藝術雕塑”設計建設進行招標,最終以28.52萬元中標。該人口計生文化雕塑群選址在增城區的荔枝文化公園,較大規模。
  統籌:南都記者 吳廣宇
  採寫:南都記者 黃雅熙 羅苑尹 吳廣宇 楊仕彬 李文 譚希瑩 王去愚 孫瑩 高貴彬  (原標題:11億社會撫養費去哪兒了?求公開)
創作者介紹

鄉村俱樂部

mbpyrklix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